華商連線|中國刑偵專家:大量證據表明章瑩穎遺體

2020-03-02 11:28
[摘要]7月18日,美國伊利諾伊州中區聯邦法院判處2017年6月謀殺中國訪問學者章瑩穎的兇手克里斯滕森終身監禁且永不得保釋,7月25日,美國司法部部長威廉·巴爾宣布:聯邦政府下令恢復執行死刑,這是美國時隔16年后,再次恢復死刑。

  7月18日,美國伊利諾伊州中區聯邦法院判處2017年6月謀殺中國訪問學者章瑩穎的兇手克里斯滕森終身監禁且永不得保釋,7月25日,美國司法部部長威廉·巴爾宣布:聯邦政府下令恢復執行死刑,這是美國時隔16年后,再次恢復死刑。雖然殺害章瑩穎的兇手克里斯滕森僥幸逃過一死,但章瑩穎案并沒有因此結束。

  由于兇手克里斯滕森始終未供述章瑩穎遺體下落,尋找章瑩穎遺體仍將成為下一階段關注的焦點。

  雖然媒體根

  7月30日,華商報記者與當時在美國芝加哥西北大學法學院作高級訪問學者的中國政法大學劉世權博士,江蘇省公安廳特邀刑偵專家、常州市公安局原黨委副書記、常務副局長劉持平進行了深度對話。

  對話中國政法大學劉世權博士:

  仍與美國警方聯系

  希望找到章瑩穎遺體

  華商報:你是在什么情況下參與到章案中來的,主要做了哪些工作?

  劉世權博士:2017年6月9日,章瑩穎案發生,我當時正在芝加哥西北大學法學院做訪問學者,芝加哥王志東律師受國務院僑辦委托作為該案家屬的援助律師提供法律服務,經王志東律師與芝加哥總領館的推薦,我與伊利諾伊大學警察局建立聯系,就本案的偵查進展、現場物證以及中美刑偵協調等方面開展合作。

  2018年12月13日至18日,我受邀為美國西北大學法學院法學碩士班授課,與此同時,我邀請了江蘇省公安廳特邀刑偵專家、常州市公安局原黨委副書記、常務副局長劉持平一同赴美參加西北大學法學院課程,課程結束后,我向劉持平局長詳細介紹了章瑩穎一案的進展情況,并邀請他專程赴香檳校區對嫌疑人租住的公寓(殺人現場)進行現場復勘。

  2018年12月15日,我和劉持平局長一行開車從芝加哥出發,中午抵達伊利諾伊大學香檳分校校區。在伊利諾伊州大學警察局刑偵探員的配合下,我們從章瑩穎上車的地點乘坐警車出發,一路追蹤到嫌疑人克里斯滕森的住宅,并在獲得新租用戶(嫌疑人公寓已經被當地一個房產中介公司重新裝修和作為辦公室開始使用)的同意后,進入室內進行實地觀察。新租戶已將室內重新裝修,包括浴室也裝上了新浴盆;原克里斯滕森臥室的一面墻改為大門。雖經改造,但內部空間布局環境沒有大變化,給我們留下深刻印象。但可惜的是,2017年7月1日美國FBI搜查時發現的有關血跡類可疑物形態已蕩然無存了。

  華商報:你在代表家屬方與美方聯系中發揮了什么樣的作用?

  劉世權博士:主要任務是與美國警方建立聯系,并在本案刑偵方面進行溝通與合作,目的是盡快偵破案件并找到章瑩穎。因為我從事過刑偵犯罪現場勘查工作,所以在本案近兩年的溝通過程中,最深的體會是,美國警方非常歡迎具有刑偵背景的專業人員開展溝通,美警方認真聽取中方刑偵專家對本案的意見與和建議,同時介紹美方在偵查過程中采取的措施以及由于法律制度不同,以及在偵查過程中遇到的困難等,通過這樣的交流與合作,雙方建立了信任與深厚的友誼。

  華商報:這樣的溝通機制起了哪些積極作用?

  劉世權博士:首先,通過專業溝通,確保案件在偵查過程中的信息通暢,促進雙方的理解,減少不必要的誤解與輿論誤導;其次,美國警方表示,具有刑偵專業背景的中國專家參與,會給赴美國的被害人家屬極大的安慰,因此也會信任中美警方開展的工作;再次,美國警方表示,希望未來邀請中國警察到美國大學來,一起對中國留學生開展安全防范意識的聯合宣講;最后,通過溝通機制,美國警方對我國刑偵專業能力給予高度贊揚與認可,并愿意將美國警方已收集的部分資料交付我國警方進行處理,因此促進了兩國刑偵警務的交流與合作。

  華商報:美國流行案例法,類似章案,美國有無可參考的案例?

  劉世權博士:其實,在美國類似的案件也有不少。例如,1995年11月11日,發生在美國的卡羅琳女士被殺案至今被害人仍然沒有下落,但是我們能從該案中借鑒經驗,為章瑩穎案件的后續工作提供參考,如政府賠償和案犯交代尸體位置后如何開展有效的搜索工作等。

  華商報:你現在是否仍然與美方保持著溝通,有何新的建議、新的措施?

  劉世權博士:是的,我們仍然保持著溝通。目前,章瑩穎男友侯宵霖身在美國,與美警方與檢察方保持更加緊密的聯系,我們接下來還會對已有的資料開展一些工作,旨在找到章瑩穎遺體。

  對話刑偵專家劉持平:

  章瑩穎極有可能被重箱沉尸

  華商報:你是在什么情況下參與到章瑩穎案中來的?主要做了哪些工作?

  劉持平:我知悉章案詳情是2018年12月中旬,距案發已15個月了。那時美國FBI遇到了很大困難,嫌疑人克里斯滕森拒不認罪,章的遺體尋找始終無下落,導致章的家人焦慮情況上升。社會輿情認為嫌犯是個“具有高智商、嚴密的作案設計和極好心理素質”的殺手,有極強的反偵查能力,因而導致偵查受阻,這或多或少地影響著控方的心理與對策的選擇。

  2018年12月13日至18日,我和劉世權博士一起赴克里斯滕森租住的公寓現場勘查,這是章瑩穎被害案審判前,中國有刑偵辦案實踐經驗的人員唯一一次有機會對涉及章瑩穎被害案可疑現場的專業勘查。

  華商報:接觸案情后,你得出什么樣的初步判斷?

  劉持平:劉世權博士詳細地介紹了有關案情及偵破的進展情況和困難,結合網上有關輿情,在假設克里斯滕森確是兇手的前提下,我初步得出的判斷是:此案是兇犯有預謀、有準備的暴力侵害案件,但章不幸成為受害者屬于偶然,兩人之間不存在因果關系,兇手也不具有事先掌握章活動信息的條件;根

  華商報:你為什么一定要親自勘查犯罪現場,閱看原始現場信息資料?

  劉持平:通常辦案,親自參加現場勘查,是偵探的第一要務,我們有“不看現場不發言”的職業習慣。但很多情況下,不具有親自參加現場勘查的條件,則退而求其次,必須閱看原始現場的勘查報告。我們在得知無法提供警方首次原始勘查資料的情況下,如還能復勘嫌疑現場,則還有可能根

  在嫌疑人拒不認罪的情況下,當時我最關心的是:需要確認嫌疑人住宅是否為作案現場,防止以訛傳訛。確定為作案現場,嫌疑人才能真正鎖定。

  華商報:你為什么始終認為章的遺體仍有可能存在?

  劉持平:到實地勘查后,獲知美國警方在搜查時帶走了浴缸、墻面瓷磚等重要物證。新租戶又重新進行了裝修,原始的涉案痕跡蕩然無存,但空間格局等還是給我們留下了深刻印象。實地勘查后,我徹底否定了遺體銷溶的說法,主要依

  根

  華商報:你們的判斷希望給章的家人、律師等什么參考?

  劉持平:進入訴訟階段,控辨雙方展開心智搏弈,這時準確地認知對手,尤其是其軟肋要害之處,有的放矢選擇對策,是戰勝對手的必要前提。

  我們認為,克里斯滕森作案經驗一般,并不具有很強的反偵查能力;其心理素質不足以抵抗事實證

  嫌疑人的這種補救方法,是補丁式補救。就像現在計算機上,出現一個問題臨時打一個補丁。也就是說,他事先完全沒有想好怎么應對警方。因此他的這種補丁包含著兩方面的信息,一方面是確定性信息——“接了一位亞裔女生”,因自知無法抵賴了;另一方面是不確定信息——“女生后來自行下車走了”,在應急狀況下這么說,是因為感到還有抵賴、搪塞的可能。

  他這個原創補丁不是全部憑空制造的,是帶有歷史的痕跡(原有經歷造成的心理慣性使然),所以他的確定性信息是真實的;但他又要掩蓋事實,因而不確定的信息部分是謊話。

  又如當嫌疑人在得知聯邦調查局以判處死刑起訴他的壓力下,主動向律師提出“愿意供述犯罪過程,但不能保證找到尸體”作為變更訴訟的交換條件的話語,說明其心理已遭受了重創。這提示:他已間接地承認了案件是他做的;其次,他實際承認了他處理了尸體(歷史心理慣性使然);再次,他間接承認了尸體的最后處理并不是在住宅內(可能在住宅內進行簡單的處理)。

  在定案證

  華商報:在庭審舉證階段,辨方律師一開始全盤否定控方證

  劉持平:這是辨方充分利用“誰主張誰舉證”的規則,試圖在控方證

  事實上,在本案的舉證過程中,確實曾險象環生。一警員陳述:當時去克里斯滕森住宅調查時,敲開門表明警察身份和要求同意入室開展工作,其女友表示同意并在法律文書上簽字后,警方才進入現場的。而其女友則辯稱:警方是在進入室內向其宣布有關要求后,其才在法律文書上補簽的名。這門里門外簽字的細節差異,險些造成“違法進入”、當日警方搜查證

  華商報:本案在嫌疑人無口供、遺體沒找到的情況下,陪審團為何很快確定嫌疑人有罪?

  劉持平:首先是美國FBI做了大量工作,獲得了一批現場物證,印證了被告克里斯滕森對其女友所述的作案過程描述。在此基礎上,FBI堅定地認為克里斯滕森,不僅有罪,而且應判處死刑;其次是克里斯滕森在美國FBI追究其死刑的壓力下,在求生本能驅動下,今年6月21日當庭向陪審團供認其殺害章的事實,這是其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對犯罪事實的供述;第三是克里斯滕森的律師團向陪審團承認被告在2017年殺害了章瑩穎。辨方律師團觀點對陪審團的影響是深刻的。

  華商報:如何理解美FBI稱“下階段辦案會十分困難”?

  劉持平:該案審判前,FBI沒有新增有關證

華商 遺體 刑偵